暗暗

【all叶】霸道舅子俏情敌

安静:

妖艳贱货们


慕瑾:











  -魔性!


  


  -ooc!


 








  


  01


  


  “请问叶修在吗?”


  


  身着笔挺西装,头发一丝不苟,语气彬彬有礼的男人这样问着张新杰。


  


  若不是这人鼻梁上拽不兮兮地架了副墨镜,半张脸都被口罩挡了去,张新杰觉得自己对这样的男人应该会有不错的印象。


  


  “叶修?”张新杰皱了皱眉,“如果你是来揍他的,那么要提前预约,我们好给他先买好保险。如果你是粉丝来要签名的话,那么需要出示粉籍,否则我们无法确定你是不是伪装成叶修粉丝来揍他的霸图粉或者轮回粉。”


  


  男人沉默了一阵,“有那么多人想揍他吗?”


  


  张新杰想了想,道:“联盟仇恨值的半壁江山都掌握在叶修手里。”


  


  “那他还挺厉害啊······”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挺无奈的,“但我既不是来揍他的,也不是他的粉丝,我是他的家属。”


  


  “家属?”张新杰有些疑惑,毕竟家属的含义也是可以非常深奥的,“看起来你们的年纪相差并不大······你是他的兄长吗?”


  


  “不是,我是他的——”男人像是为了制造点神秘感,故意拖长了尾音。


  


  张新杰的镜片上闪过一道寒光:“据我所知,叶修应该还没有男性的伴侣,我是他的准男朋友,不知道先生你是他的什么家属呢?”


  


  男人又沉默了。


  


  过了好久,他才抬手摘下了口罩和墨镜,说道:“我是他弟弟。”


  


  看着这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张新杰难得觉得有点不安。


  


  果然有时候做人就该肤浅一点,不必这么深入的想问题呢。


  


  一见面就挑衅了小舅子,张新杰难过。








  


  02


  


  “你们见过真正的霸道总裁吗?”楚云秀兴致勃勃地聊起了这个话题。


  


  “比起霸道总裁,我觉得后天的比赛比较······”李轩弱弱地规劝起来,却惨遭红唇美人的一个大白眼。


  


  “你这样的男人实在太不浪漫了,以后是嫁不出去的。”楚云秀哼了一声,转头和其他人聊了起来。


  


  “总裁是见过,”王杰希说,作为战队的队长,很多应酬也需要他去路一露面的,所以见过几个高层人士也不足为奇,“但是霸道的总裁是肯定没见过。”


  


  “没错,”喻文州应了话,“楚队还是电视剧看多了吧。现实里能当上总裁的人即使不会个个都是好脾气,但八面玲珑还是要做到的,霸道什么的,人家怎么可能摆给别人看呢?”


  


  “这我也知道······”楚云秀叹了口气,“而且现实里可以当总裁的人也是要有足够的阅历和经验的,所以年轻的总裁也不会多,更别说是帅的······”


  


  楚云秀的美好愿望像个气球,被现实的利刃给划开了一道口子,这会儿正呼呼地往外面漏气呢。


  


  “哈哈。”每次看到楚云秀郁闷都难免幸灾乐祸一下的叶修笑了两声,被楚云秀的眼刀狠狠剜了两下后便收住了,“欸你别说,其实我还真的认识一个总裁,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也算是年轻吧,对着外人是绝对的霸道冷酷。”


  


  “长得怎么样?”楚云秀两眼放光,一步上前揪住了叶修问。


  


  “这个嘛······”叶修的表情好像有些纠结,“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猥琐!”黄少天、张佳乐、方锐、孙翔等同学抢答道。


  


  叶修一脸黑线:“问你们了吗?还有那里面有一个可没资格说我猥琐。”


  


  楚云秀抱着手臂,用绝对专业的眼神将叶修上下打量了一遍,这才开口道:“其实长得也不差······腿挺长,身子也不胖,还特别白。就是脸有点虚胖,但是看久了也就习惯了。不过嘛······”


  


  “不过什么?”苏沐橙笑眯眯地问。


  


  “不过说实话,你这长相偏受,如果那个霸道总裁长得比较像你的话,那我应该也不会多喜欢吧······”楚云秀认真地说着一些可怕的话。


  


  全场静悄悄的。


  


  “那你看我这长相偏受吗?”一个声音骤然响在身后。


  


  楚云秀本能地转过身,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声音的主人。


  


  比楚云秀高了近两个头,衣冠楚楚,身材匀称而又似乎每寸肌肉都蕴满了力量。一张脸·······一张脸和叶修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却没有虚胖的痕迹,肤色也略深于叶修。虽然笑意温和,但却总透着一股清冽的意味。


  


  “攻爆了!”楚云秀想都没想就开口夸赞道。


  


  片刻。


  


  她觉得。


  


  哪里不对。


  


  所有人都觉得,哪里不对。


  


  瞅瞅叶修。


  


  瞅瞅这个神秘男子。


  


  叶修一把揽过男子的肩膀,笑着说:“怎么样,见没见过双胞胎啊?”


  


  被揽住的男子神情看起来又是恼怒又是欣喜,如广州夏天的天气一样阴晴不定。


  


  还没等他们惊讶完,他们就看见了脸色更加阴晴不定的人走进了房间。


  


  ——张新杰。


  


  他推了推眼睛,语气里带了点尴尬的酸涩:“这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


  




  大家恍然大悟。




  


  哦——


  


  小舅子啊!


  








  03


  


  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叫叶秋,这次是到苏黎世出差,便就顺便来看望一下哥哥。


  


  大家和叶秋纷纷打过了招呼,都觉得这个人待人彬彬有礼,嘴角上常常挂着温和的笑容,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黄少天凑到叶修身边咬耳朵:“欸不是我说,你这么一个不修边幅的人,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牛逼的弟弟?他真的是总裁啊?”


  


  叶修看了眼正在和苏沐橙寒暄的弟弟,距离把握适中,交谈时也游刃有余,像是被打磨了多年后出来的玉石,工整而温润。


  


  “是啊,”叶修的话语中似是夹带了叹息,“明明小的时候还只是个跟屁虫呢······”


  


  那么在我离开后,你到底经历了多少,才从那个懦弱爱哭的豆丁变成了现在这个自信大方的男人呢?


  


  他亏欠家里的,实在是太多了。


  


  叶秋好像是察觉到了一直粘着自己身上的目光,于是回头一看,朝叶修笑了笑。


  


  并非这些年对付外人时的礼貌笑容,而是像小时候一样,偷到了一颗哥哥的糖果,而掩饰不住的顽劣笑容。


  


  于是叶修也朝他笑了笑。


  


  嘴角勾起的幅度不大,但眼睛却半眯着,没有阳光或者灯光的修饰,但他的温柔已经发了光。


  


  黄少天看看叶修,又看看叶秋,发起了闷气。


  


  “靠靠靠,你们两兄弟眉来眼去的干嘛呢,一个笑得那么傻一个笑得那么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上演《温柔总裁与他的俏皮情人》呢······”他小声嘀咕着,结果被叶修一个好笑的眼神扫过了,醋意都熏染成了爱意。


  


  不能吃干醋啊黄少天!那可是你小舅子!


  


  黄少天努力提醒自己。








  


  04


  


  叶秋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和大家聊了一会儿,天也就黑得差不多了。


  


  作为哥哥,叶修理应是把弟弟留下来共进晚餐共睡一房的,谁知当他看到叶秋跟着他们一起走去吃饭时,他竟然诧异地睁大了眼,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这下换大家睁大了眼了。


  


  叶秋的表情也称得上是怀怒而未发,“我千里迢迢跑来苏黎世,你连一顿饭都不肯请我是不是?你还是我亲哥吗?”


  


  叶修疑惑:“你连一件外套都不给我,你怎么也不想想你是不是我亲弟呢?”


  


  叶秋知道这家伙是故意逗他玩来着,居然把这种陈年老事都拿出来嚼舌根,于是他也不客气,直接上前一步,把叶修逼得背靠墙壁,自己则一手撑在墙上,一手直接捏着哥哥的一边脸颊,把那软软的颊肉往一边扯。


  


  “那你小时候抢我糖时你也不想想你是不是我哥哥?”叶秋冷笑着问。


  


  叶修看着这个一直都有着伪装的男人终于放松下来了,显出了内里其实很幼稚的一面来,这才放下了心。


  


  他报复似的用两只手去扯叶秋两边的颊肉,笑着说:“居然把这种陈年老事拿来讲,我都不知道你这么记仇呢!”


  


  叶秋又好气又好笑,也只有在这个人面前,他那套久经沙场后练就出来的什么冷酷啊霸道啊乱七八糟的面具才能被一层层揭下来。


  


  他就像是一只飘忽不定的风筝,见识过了白云上最瑰丽的景色,但始终是怀念有人能抓着他,与他一同欢笑的时光。


  


  所以他才一直渴望着叶修回来。


  


  并不是真的想要实现离家出走的梦想,只是希望从小就领着自己走的人能继续给他指引前进的方向,只是希望不要让他一个人去与那些冰冷笑脸斗争,甚至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像这样,让他放松下来,给他一个怀抱,就好。


  


  风筝回到了放风筝的人手里,于是搏击长空的坚韧也慢慢软化,变成了最初时依赖的模样。


  




  大家就这么看着无端端吵了起来的两兄弟,一个把一个壁咚了,咚完之后又好像是自己害羞了,把脸埋进了哥哥的脖颈间。


  


  如果不是这两人掐着对方脸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的话,那么这个场面应该是更加浪漫温馨的。


  


  十三个人齐齐变成了“面无表情.jpg”。


  


  没关系,只是小舅子和老婆在打情骂俏而已,没什么好吃醋的。


  


  ······你大爷的怎么可能不吃醋!


  


  苏沐橙和楚云秀注意到了好几个人都黑下了脸。








  


  05


  


  叶秋从很早就知道,虽然他和哥哥是长一个样,但无论如何,哥哥都是比他受欢迎的。


  


  或许是因为哥哥更加聪明,或许是因为哥哥更加开朗,或许是因为哥哥更加温柔·····种种理由,如果认真数下来,能把他打击到心塞。


  


  不是没有嫉妒过的。


  


  不管是谁在见到他们哥俩时,都会先问哥哥怎么样,接而再到他。


  


  叶修说这完完全全是因为大家都习惯了从小到大,可是叶秋却是不那么认为。


  


  父母对哥哥更加认同的神情,同学对哥哥更加友善的举动,老师对哥哥更加温和的态度······年纪还小的他,却已经全部看在眼里了。


  


  很多时候你讨厌一个人,只是因为他比你优秀而已。


  


  年少的叶秋不比现在坚韧如松柏,他是弟弟,哥哥庇护着长大的,有糖果哥哥会分给他,有人欺负哥哥也回去揍那人,虽然哥哥抢他糖和欺负他的次数也不少,可他心里始终是依赖哥哥的。


  


  所以当他滋生了对哥哥厌恶的情绪时,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在厌恶自己的不够优秀。


  


  所以他想离开。


  


  他讨厌这个方方面面都比他好的哥哥,他也讨厌心里满是嫉妒的自己。


  


  所以他永远也忘不了,当他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离开时,被推门而入的哥哥冷冷地注视着时,他心里有多慌乱。


  


  十五岁的叶修身体还没抽条,又矮又瘦,但不知道为什么,抱着他的力度却那么大。


  


  叶秋不知道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在听到叶修质问他,为什么要走时,便被怒火烧了心。


  


  ——因为你!有你这样的人在,谁都不会注意到我!我讨厌你!


  


  他现在再回想一下,这样满怀恶意与愤怒的语言想把刀子一样剜着十五岁的叶修时,他会不会觉得好痛。


  


  会的吧。起码现在已经二十九岁的他,已经浑身冰凉。


  


  那天晚上之后,叶家就少了叶修这个人。


  


  那时候的叶修轻轻放开了叶秋,拿起叶秋的行李,无奈地说:“算了,你个傻小子要是离家出走还不得饿死在街头,还是哥帮你受这苦吧!正巧我也不大想待在这里了······”


  


  那时的叶秋愣愣地看着他。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


  


  消失了十几年。


  


  离别前,叶修最后说的话,是,“你要是讨厌我,你就努力点让自己变好,毕竟你哥我就是这么优秀。”


  


  那是切断风筝线的小刀。


  


  从此以后,那只一直以为自己是被人牵着跑的风筝失去了庇佑,只能自己用力张开翅膀,被暴雨和大风锻造。


  


  ——直到成为和哥哥一样优秀的人。


  


  叶秋心里藏着一份愧疚,每年春节时就化作一句“你怎么还不回家”的抱怨扔给叶修。


  


  那头的叶修说着我还没玩过呢,这头的叶秋却是想着,如果那时候他不那么说的话,这些年,家里应该不会那么冷清吧。


  


  不过如果哥哥一直都没有离开的话,自己应该也不会发现,自己那么喜欢他吧。


  


  这个讨人喜欢的家伙吸引到的人可不会被伦理或道德所阻挡,早到初中时和哥哥一个班的小朋友,再到后来的叶秋,接着就是现在这些围绕着哥哥的妖艳贱货们······


  




  叶秋抬眼看了一下那些坐在他和哥哥身边的,一脸嫌弃却给哥哥夹了满满一碗菜的基佬们,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很好,你们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06


  


  叶秋的工作能力很强。


  


  说是一个月的出差期,但他的工作却是在一两天里就解决得差不多了。


  


  来到苏黎世的第三天,晚上正巧是中国队对战瑞典队,实力不分上下的两队交战起来必然是大有看点,虽然叶秋并不了解荣耀,但既然得空,他也就去捧捧场了。


  


  但因为身份比较敏感,总不能顶着张中国领队的脸就到处乱跑。于是叶秋乔装打扮了一下,坐到了叶修特地帮他挑的一个隐秘的角落,和情绪高涨的荣耀迷们一起看起了比赛。


  


  电子显示屏环绕全场,给了观众极佳的观赏条件,但对叶秋来说并不太重要,他看的不是比赛,是叶修。


  


  世邀赛赛制和中国联赛一样,擂台赛和团队赛两场。


  


  擂台赛的第一场是周泽楷上场对战瑞典队的剑客选手。


  


  两人都是很自觉地自己检录,而后就进入了比赛席里。


  


  没有什么异样,只有太过心细的叶秋注意到了,周泽楷再上场前,往叶修的方向看了看。


  


  叶修挥了挥手,向他做了个“加油”的口型。


  


  于是光影破碎后散乱,照影在电子屏幕上的,是枪王无风自动的衣摆,和手中双枪绚丽的对比色。


  


  一朵朵血开成的花落在叶秋身边的屏幕上,瑰丽而血腥。


  


  一挑二最后在敌方第三个人手上落败的周泽楷脸色凝重的下了场,在触及叶修鼓励的眼神后慢慢绽放笑容。


  


  下一个上场的中国队员王杰希和叶修击了个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信任之情已经溢于对方弯起的嘴角上。


  


  于是魔术师施展了盛大的魔术表演,再次将对方对方两名大将斩于马下。


  


  第三位的张佳乐朝叶修挥了挥拳头,却惨遭叶修一个不屑的眼神,于是带着满腔怒火冲上了比赛席,炸成了一朵能带来胜利的烟花。


  


  甚至再后来的团队赛,也是每个人都笑着看着叶修,拍着胸脯保证拿下对方那群狼崽子。


  


  叶修倒是笑得嘲讽,看那嘴型,就像是在说,“如果输了,你们就都给我跪下吧!”


  


  大家气势十足地走向了比赛席,而身后的叶修看着,笑意不减。


  


  像是在看着希望的明天,一步步朝他走来。


  




  叶秋突然不想看下去了。


  


  他看的是叶修,可他也看到了叶修对荣耀的热爱,对队友绝对的信任,还有无法与他们并肩作战的遗憾。


  


  叶修从来都没有将这样的眼神投向他过。


  


  叶修对他,一直都是对待弟弟的态度。


  


  会宠溺,会教训,会替他遮风挡雨,也会欺负着玩,但叶修从来不曾对他有过依赖。


  


  叶修在他面前一直持着哥哥的身份,所以他永远不能成为哥哥的避风港,只会让哥哥徒增压力。


  


  可那些人,却可以让哥哥那么信任,那么依赖。


  


  那些人,才适合哥哥。




  


  叶秋看着和队友们抱成一团,笑得开心的叶修,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场比赛,还没有比,他就可以认输了。












  


  07


  


  “话是这么说,”叶秋冷漠地看着眼前这群他想象中的妖艳贱货,“但我也得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可以照顾好我哥哥才行。”


  


  “滚!谁要照顾他啊!”孙翔红着脸说。


  


  “就是,我只想被老叶宠。”方锐说。


  


  “那家伙自己就能照顾好自己了,根本不用我们担心,我们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黄少天突然就唱了起来。


  


  “我倒是想照顾,他也得给才行。”王杰希默默找了个抹布试图塞住黄少天的嘴。


  


  “我没想过要照顾他,我想的只是,消磨了这一身魂来陪他闯而已。”喻文州笑着说。


  


  “呃,一样。”周泽楷说。


  


  叶秋的脸色很复杂:“你们居然都那么不负责任,既然这样,那就等着我成为世界首富之后回来迎娶我哥哥吧!”


  


  “你想都别想!!”


  


  这是国家队最整齐的一次呼喊了。






  


  霸道舅子和俏情敌们之间的斗争,也才刚刚开始。














  


  end


 




*[消磨了这一身魂来陪他闯而已]改自苏打绿的《十年一刻》里的“消磨这一身魂也陪你闯。很好听的歌!!去听!!!【你在干嘛】


评论

热度(460)

  1. 媤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