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暗

[双叶/all叶]White Lie in Black(4)

candysalt:

得益于论坛文下姑娘的提醒,我发觉之前的标注确实有些含糊不清。


再次郑重声明一下,此文有重要角色死亡的情节!并没有涉及具体的死亡原因,但的确是围绕死亡梗展开的剧情!所以不能接受角色死亡的姑娘们(无论是哪个角色)请立刻进行战略性撤离!


此外,本文虐,不吐便当,确定结局BE。请不能接受BE的姑娘们也立刻撤离!


如果之前有被我误伤到的GN,对此我感到万分抱歉。这篇文属于Alternative Timeline,即在某个时间点前遵循原作,但在特定情节上做出改变的同人作品。本人对全职任意角色都不存在任何恶意,只是基于脑洞对可能的情节发展做出的想象。


#为了避免误伤标注了tag,并没有超出亲情或友情以外的描写#


 


4


 


收件人:君莫笑<XXXXXXX@qq.com>;


抄送:无


主题:默认无主题


正文:


为什么给双胞胎穿上同一个款式的衣服这种事,大家都会觉得理所当然呢。


人们总是对双胞胎们怀有各种戏剧性的幻想,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们一边向我们保证会把我们视作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边又给我们套上同样的衣服。


以前在学校就是这样。我和你的书包,我和你的文具,甚至是你一字不改地抄袭我的暑假作业,全部都是一模一样。如果我们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又或者我们只是普通的兄弟,同学和老师们一定会觉得怪异到毛骨悚然吧。但为什么换成双胞胎,周围人就可以毫无芥蒂地全盘接受了呢?


就连我们的父母都是如此。证据就是在你离家出走以前,我们还经常像小孩子一样一起睡在一张床上。虽然很早就分了房,每当我睡不着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打雷的时候,或者实在懒得找借口的时候,我都可以在父母的默许下抱着被子摸到你床上。等到第二天妈妈来叫我们起床,当她发现其中一个房间里空荡荡的床铺时,她并不会感到诧异,或是觉得我太过软弱,又或者我们的行为在这个年龄段已经不再适合。


其他家庭里与我们年纪相仿的兄弟姐妹,他们又是如何相处的呢?恐怕不会像我们一样,在十五岁时依然可以穿着同一款睡衣在黑暗中躺在同一张床上。如果不是你忽然头脑发热跑到外面去,我们还可以一直这么下去,白天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晚上躺在同一张床上,一直到我们二十五岁,三十五岁,而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并非不喜欢被这样对待。如果说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就是与家庭在心理上分离的过程。分得越开,就意味着越成熟。这个社会可不会对双生子做同样的要求。所以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一部分分开了,一部分还连在一起。我的自我界限拉的比别人都长,长的可以把你也包括进去。


我把我自我的一部分留在了你那里,本来它可以永远留在那里,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是它最近被退还回来,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


这是不是标志着我终于成为了一个完全成熟的人呢?上次和你一起躺在兴欣那个破储藏室的简易床上,现在回想起来仿佛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我总有一天会忘记这一切,忘记拥有一个双胞胎哥哥是什么样的感觉。忘记和你一起在黑暗中窃窃私语是什么样的感觉。


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会其他人一样成为生来孤独的人了。


 


***


 


第一个选择捅破那张纸的的人是楚云秀。


“你是谁?”


在大家还迷迷糊糊享用酒店提供的自助早餐时,她毫不客气地把装满食物的托盘往叶秋和苏沐橙那桌一扔,随即拉开了对面的座椅。


“云秀……”苏沐橙嗫嚅道。


“喂喂,虽然是烟雨的队长,我好歹也是个女人啊,女人敏锐的第六感我也同样具备好吧。”


叶秋无奈看向苏沐橙。


苏沐橙深吸一口气。


“算了,告诉她吧,本来也没想过能瞒过云秀。”


叶秋点点头。“那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叶秋,叶修的双胞胎弟弟。”


楚云秀仅仅挑了挑眉。叶秋听见她小声咕哝,“还真是万万没想到,老叶的设定竟然如此韩剧。”


“那叶修他现在人呢?”


“死了。”


“什么?!”


“现在已经埋到八宝山了。”


楚云秀的脸色完全白了,半响才颤抖着去摸手袋里的烟和打火机。她动作之僵硬,擦了几次都火都没打着,简直看着都让人着急。


“这里不能吸烟。”叶秋提醒道。


“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关心这个?!”楚云秀道,继续和手里的火机搏斗着。


终于,“嚓”地一声,幽兰色的小火苗冒了出来,差点烧掉了她的眼睫毛。楚云秀惊得嗖地把打火机扔了出去,火机飞出一个弧度,正巧掉进她的橙汁里,这下是彻底没法用了。


“天哪……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差不多一个月前吧。”叶秋说。


楚云秀的眼圈红了。


“云秀……”苏沐橙担忧地小声叫道。


“靠,我没事,”楚云秀使劲抽了下鼻子,“虽然是烟雨的队长,我好歹也是个女人啊,偶尔情绪化一点也很正常吧。”


她盯着沉在玻璃杯底部的打火机发了阵呆。


“我看真正有事的是你们。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没有计划啊,完全是巧合。我本来想着……算了,现在也瞒不住了吧。”苏沐橙轻声说。


“不行。”楚云秀突兀地打断她,“一个月前没有说出来的话,现在也绝对不能说。因为……因为还有一周大家就要去打世界联赛了啊!忽然得知这种噩耗,你让大家还怎么安心打比赛?”


“对不起……”


“不怪沐橙,我的责任,”叶秋说,“是我考虑不周。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你们两个就别争着道歉了。”楚云秀无奈,“叶秋你能尽量扮的像一点吗?我听说双胞胎小时候都很喜欢玩一些身份互换的小游戏,你和叶修尝试过吗?”


“嗯……只有一次,而且那次的情况比较特殊。”叶秋苦笑着说,“其实我和叶修小时候几乎从来没有被错认过,就算不太熟悉我们的陌生人也可以很轻松地辨别出我们俩。”


“叶秋就这样也很好,现在大家都以为叶修逗他们玩呢,他以前不是最喜欢做这种事了吗。”苏沐橙说。


“你别说,这种事还真像叶修的作风。”


楚云秀再次伸进手袋里摸索着,掏出一小包东西随意地掷向叶秋。


“喏,给你的。”


叶秋狼狈地接住看了看,是一包烟。


“你哥喜欢的牌子,我拿着也没用,不喜欢这个味道。你是要用它来装的像一点还是算我给他的贡品都随便你。”


“哦,谢谢。”叶秋小心地把烟盒收进公文包里。


“那你们吃着,我先撤了。”


“可是云秀你还什么都没有吃啊。”


“你们刚刚喂给我这么重磅的消息,先给我点时间消化消化吧。等会我会再下来吃的。”


楚云秀拜拜手,背过身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就像苏沐橙说的那样,一厢情愿认定他是叶修的人也是存在的。


在听见走廊上传来张佳乐和黄少天吵吵闹闹的声音时,叶秋有一瞬间的犹豫,究竟是原地不动呢,还是干脆掉头就走呢?但没等他做出决定,黄少天就眼尖地发现了他。


“叶修啊不叶秋我告诉你个特好玩的事儿!刚刚队长为了培养我们之间的默契就让我们分了两队下本,我张佳乐苏妹子肖时钦周泽楷唐昊李轩一组,队长和王杰希楚云秀张新杰孙翔方锐一组,你猜结果怎么着,我们组除去唐昊这个T张佳乐的DPS排行榜竟然是第二!张佳乐你还行不行了哈哈哈哈。”


“你妹的黄少天!”张佳乐悲愤地叫起来,“不是说好的不告诉别人吗?”


他条件反射般地扭头看向叶秋,满脸戒备,好像笃定他会说什么一样。然而叶秋只是径自沉默着,张佳乐愣了愣,有点不明所以地停下脚步。


黄少天也站住了,他脸上促狭的笑容消失了。


“张佳乐你先走,我有话要问叶秋。”他简短地说。


“我没幻听吧,你竟然也能说这么短的话。”张佳乐吐槽道,“那我先去训练室啦。”


他困惑中带着好奇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扫,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


 


叶秋耐心等到张佳乐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才开口说话。


“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靠靠靠靠我好好的你才有问题!你这次出场的画风怎么变这么多,到底如何做到的,我都要被你骗过了!真没想到老叶你演技竟然这么好,看来退役后可以直接进军娱乐圈了!当初为什么要改名?现在为什么又改回来?十赛季为什么不声不响就退役?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打荣耀?就算你是领队也可以和我们一起训练啊!”


“你一次性问太多了,要我回答哪个呢?”叶秋笑了笑,顾左右而言他。然而下一秒他便被黄少天的举动惊呆了。


“叶秋……”黄少天委屈地蹭了上来,把他毛绒绒的脑袋搁在叶秋肩头,“连我也不能说吗?我会好好保守秘密的,之前帮你刷流离之地的副本我也谁也没有告诉啊,队长是自己猜出来的。这几天大家都在问我你是怎么回事,可是我也不知道啊!这次我真的什么都不清楚啊!你又遇到什么困难了么,告诉我吧,我可以帮你啊!你看大家都觉得你会第一个告诉我的,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黄少天的脸埋在衣服里,叶秋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透过纯毛面料闷闷不乐地传过来。


“以前的事情你不想说也可以……你到底为什么改名,为什么要退役,你不告诉我也可以。但是不要像现在这样,装作和我不熟的样子,好像我们是陌生人一样。你这样让我很不安啊,就像有什么很坏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一样。我们就像以前那样开开心心地打荣耀不好么?大家一起去瑞士玩一圈,顺便拿个冠军回来,这次可是首届世界联赛,每赢一次就能创造一项世界纪录呢!”


而叶秋的回答是慢慢将他推开了。


“抱歉,”叶秋轻声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很遗憾,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TBC


——————


有阵子没碰这篇文,有点找不到感觉了_(:з」∠)_


之前估计的有些误差,除去这章,还有3章才能完结(大概吧……

评论

热度(279)